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87, No 3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by Li Guo

♦♦ 特刊 ♦♦

東南亞研究中的語境、概念和比較

Guest Editors: Mikko Huotari and Jürgen Rüland

 

東南亞研究中的語境、概念和比較——特刊導言

Context, Concepts and Comparison in Southeast Asian Studies—Introduction to the Special Issue

Mikko Huotari and Jürgen RülandSE Asia map

通過探討比較分析在東南亞研究中所面對的種種挑戰,本期特刊旨在推進比較區域研究的進程,使其既保持對語境的敏感性、也在方法論上富於反思性。通過為飽受詬病的區域研究精心注入新意義,比較區域研究試圖克服通常圍繞方法論爭論而建立起來的各種日益僵化的(子)學科性的壁壘。而且,通過促進將非西方地區進一步納入研究日程,比較區域研究也為克服大部分社會科學領域中常見的理論建設嚴重西方中心化的問題作出了明確的嘗試。本導論將本期各篇論文置於區域研究–學科研究這一分野下更廣闊的語境之中進行分析。它強調,在不同層面上對社會現實進行比較研究所遇到的種種挑戰正反應了這個分野的核心問題,但同時也為跨學科的東南亞研究之間富有成效地交流創造了機會。 本導論在各位作者論証的基礎上加以擴充, 提出了一個充分體現了各種區域比較研究的比較形式之價值的比較研究類型學,並對成功的比較研究在概念關系方面的前提條件進行了思考。


SE Asia puppets東南亞政治的語境和方法

Context and Method in Southeast Asian Politics

Thomas B. Pepinsky

本論文評介了東南亞政治研究中一個關於語境敏感性問題的核心爭議。在此多樣化的研究領域中,學者們對於何為語境、以及如何對語境保持敏感等問題都並未達成一致。我在此提出,單元語境(這是傳統上區域研究所關注的)以及總體語境(傳統上比較政治學研究所關注的)系東南亞政治研究中兩個相互平行的組織原則。此單元語境/總體語境之分異既非因循現已為大家熟知的定量與定性研究之爭,也非承襲有關實証主義認識論及與其對立的闡釋主義方法的探討,甚至不關乎政治科學與地域研究之間的學科之爭。語境既非方法,也非認識論,更不是學科。確切地說,以單元為分析重點和以總體為分析重點的研究之間的關鍵差異在於兩者在比較之可能性問題上的種種預設,也即方法論學者所謂的單元異質性問題。盡管我在結尾中樂觀地表示一個多樣化(包容諸多學科和諸多方法)的東南亞政治研究領域似乎可能,但不可否認,作為研究東南亞政治問題的分析框架,單元語境和總體語境從根本上來說是不相兼容的;相比之下,總體語境更勝一籌。


重塑東南亞研究:比較研究之疑慮、願望和承諾

Remaking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Doubt, Desire and the Promise of Comparisons20140617_150651

Amitav Acharya

東南亞研究面臨各種挑戰,諸如學者中對此領域內在的地緣政治傳承、對全球化時代地區研究是否仍有意義懷有疑慮,以及各種以學科為基礎、與區域研究相競爭的研究方法的興起。但這些挑戰也為重塑和拓展東南亞研究——特別是通過與各種學科性方法及比較性研究更為密切地溝通互動——提供了推動力。本文為此目的重點推出了兩種研究方法:“跨國區域研究”和“學科化的地區研究”。這兩種方法共同體現了比較研究的大好前景。本文提出,比較研究需要超越類比分析,學者不可囿於類比分析提供的自我辯明的舒適一隅,為此我列舉了東南亞史學研究中“與地中海地區相似性”之類比的話語體系、以及國際關系學者所做的東南亞區域主義研究等作為例証。比較研究還可以通過研究某些觀念和制度的傳播過程和后果得到提高,但並非試圖為這些制度和觀念建立普遍有效性,而是探索它們地方化的過程及其為多樣化作出的貢獻。比較研究不應該賦予任何理想類型以特權地位,使其成為研究和評判“他者”的基礎。本論文列舉了對東南亞與地中海地區的類比研究及對東南亞國家聯盟與歐盟的比較研究中存在的歐洲中心主義危險傾向,主張比較研究應該將每個案例置於其自身語境中去認識其重要意義。這種比較研究並不會喚起“比較的幽靈”,而是會拓寬東南亞研究,為克服本領域對未來揮之不去的疑慮帶來希望。


東南亞與比較-歷史分析:一幅寬廣畫布上的地區、理論及本體論

­­­Southeast Asia and Comparative-Historical Analysis: Region, Theory, and Ontology on a Wide Canvas

National_Archives_of_Singapore,_Jan_06Erik M. Kuhonta

本文旨在評價東南亞研究領域中比較-歷史分析的貢獻和關鍵特征。為此本文檢視了這個方法學類型中產生的三個具體問題:東南亞地區的概念化、理論的作用以及對宏觀結構本體論的強調。本文分別在政治學、歷史學以及人類學三個學科對這些問題加以分析。本文表明,从事比較-歷史分析的研究者之間的對話在政治學和歷史學科中最為顯著。 人類學也有重要的比較-歷史分析的成果,但其較少在學科內進行比較-歷史分析方面的經典理論性對話。通過檢視評估三個學科分析共享的關注點,以及各學科對比較-歷史分析所作的貢獻,本文也表明這些學科間需要更多跨學科交流與互動。


模塊化比較:東南亞治理的理論扎根及度量Thai-Class-teaching-UC Berkeley

Modular Comparisons: Grounding and Gauging Southeast Asian Governance

Christian von Lübke

本論文提出,可比較性與特異性之間的分析張力通常會在有關學科化研究和區域研究的爭論中引發矛盾,但兩者其實並非不可通約。借助於東南亞公共治理方面的第一手研究,我主張進行模塊比較,認為它通過混合不同的分析范圍和抽象化層次,為經驗研究在深度和廣度上有效地地交叉互動提供了有價值的方法論工具。為實際展示何為模塊比較, 我探討了東南亞公共治理方面四個相互關聯的研究。這一分析結合了在城市層次進行的深度分析與在次國家層次進行的跨部門比較(大量借助了印度尼西亞多層次治理經驗)及區域內治理之比較(將分析重點拓展至菲律賓和泰國)。為進一步闡明“政府是何以成功運作的”,本文跨越宏-微觀框架分野進行探討,也打破了個案內部-跨案例分析之間的邊界。通過這種方式, 模塊比較這一概念為東南亞治理提供了一個系統化並且深深植根於語境之中的研究視野,並為克服區域研究–學科研究的普遍分立狀態提供了一個途徑。


20140617_151208比較的光譜:對特刊論文的討論

A Spectrum of Comparisons: A Discussion

Donald K. Emmerson

本期《太平洋事務》特刊爭議的分析核心存在著兩種路徑,將東南亞研究的擴展與不同的評價聯系在一起。作為區域研究的一個特定空間內的個案體現,東南亞研究完全或主要關注世界的一部分,關注發生於其空間內部或與它直接相關的現象。相比之下,比較區域研究的范圍就不受地名學的局限。本特刊的編輯們建議將區域研究擴展到比較區域研究中去。如果從區域研究擴展到比較區域研究的主張具有任何說服力,是否隻需要在名義上或分類學意義上的擴張–納入更多空間,以便於其中進行比較–而未必要認定一種方法優於另一種方法?抑或,主張比較區域研究是否本身就已預設了對區域研究的消極評價,認定其較不適於系統性的比較,並因而在方法學意義上遜色於比較區域研究?下文對這些問題的探討並非抱持認識論上的不可知主義,也非主張方法上的雜合主義,但它強調需要方法論的多元主義,由此也意味著需要開放性和大公主義。從區域研究到比較區域研究的發展會大為提升可比較的事項、變化以及互動方面的規模和復雜性,極大增加比較研究的機會。或許透過一種系統性簡化技術將所有這些經驗內容加以過濾並簡化的做法會很有吸引力,盡管這種誘惑可以理解,但結果卻是在方法上復制出分析范圍上的狹隘性,就頗具諷刺意味了,因為正是這種狹隘性才使得比較區域研究從一開始就具有了存在的理由。當學者們為能夠更好理解一個全球化的世界而擴展他們的分析的視界,那麼所謂的多余的或是不受控制的比較的概念聽起來可能也就不再那麼邪惡,而是具有創造性了——不再是“幽靈”式的通往混亂的邀約,而是一種智識上令人耳目一新的打破常規思維的方法,不論這種常規思維的效能如何不成比例地依賴於其思維框架的封閉性。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