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84, No 3

Abstracts – 摘要

Introduction: Becoming Urban: Periurban Dynamics in Vietnam and China
城市化:越南與中國的都市邊緣動態——引言

John Friedmann

越南和中國新近的城市化進程是其向世界進行的經濟開放、集中計劃的鬆弛和給這些國家帶來根本轉變的改革大潮共同作用的結果,這一進程把不斷擴張的城市與人 口密集的農業區域——圍繞在大城市周邊的都市邊緣地帶——之間的相遇推到了關注的焦點。橫向擴張對土地權、土地使用、職業、社會交往、和物質環境的影響在 過去的二三十年裏一直在持續進行并且影響深遠。本期刊登的四項實例研究對其中的一些問題進行了探討並為特定的問題提供了實體經驗。

本期文章中所報告的研究並非一個大型項目的分支。本期祗是將探討兩個同屬社會主義制度並在同樣的發展軌跡上的鄰邦及其城鄉相遇中一些另人感興趣的方面的四篇文章組織在了一起。我們無意作出廣闊的普遍性結論,但認為每個實例中的特定性都很有價值。

在她關於河內周邊農村的研究中,Labbé的微觀歷史聚集於村民們在保衛他們的領域免受城市侵蝕時所進行的抵制和協商。Harms的人類學研究攷察 胡志明市邊緣地帶的農村居民在日常談話中是如何談論城市和鄉村的,他們將城市和農村象徵性地理解為”內”和”外”,並將二者理解為處於一種辨證的關係之 中。Shieh對南京郊區農村的研究關注的是當農村日益被城市同化時其所經歷的新形式的行政管理。最後,Abramson和Qi的研究報道了在2008年 的地震中受災慘重、現在被作為成都居民今後的旅遊點而重建的四川省會成都周邊少數民族農村的重建過程。Leaf的結篇結合對東南亞的城市化經驗的廣泛的比 較對這四個實例研究進行了評論。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Urban Destruction and Land Disputes in Periurban Hanoi during the Late-socialist Period
社會主義後期河內周邊的城市破壞和土地糾紛

Danielle Labbé

本文探討最近在河內周邊地區急速城市化過程中增漲的土地糾紛。本文認為新浮現的社會矛盾是都市周邊地區人民本土籌畫和規範的城 市化法規和實踐與市政府和土地開發商試圖強加給他們的區域劃分項目之間的衝突的結果。這一矛盾的核心是有國家做後盾的開發商對都市周邊地區大片土地的強製 性並購以及對促進這一過程的本土機構所進行的改革。通過對一個最近被強行並入城市的村子所進行的實例研究,本文考察了當地人民如何求助於抗爭政治來抵制這 一城市對農村的侵蝕。本文發現一批長者依托國家推廣的價值觀來支持他們的訴求,並在籌畫和部署抵抗行動和抵抗話語方面擔負了領導角色。本文認為,雖然都市 周邊地帶農民認可將他們所在地區與河內城市結構和行政體系整合的必要性,但當這一過程威脅到從革命之前和集體化時期所傳承下來的道德關係時,他們將拍案而 起。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Material Symbolism on Saigon’s Edge: The Political-Economic and Symbolic Transformation of Hồ Chí Minh City’s Periurban Zones
西貢邊緣的物質符號:胡志明市邊緣地帶的政治經濟和符號轉變

Erik Harms

城市及其邊緣既是象徵性的也是實質性的,充斥著主觀意義以及客觀物質特徵。本文展示了胡志明市邊緣地帶空間物質的和社會的轉 型,這一轉型從對空間的象徵性理解與切實地改變了空間的政治經濟力量之間的動態互動中浮現並促進了其變化。本文顯示,在象徵層面上,”內”與”外”和農村 與城市的概念在表現城市空間總體組織的越南語意義體系中起到了提供一種概念上的秩序性和連貫性的作用。在象胡志明市這樣的急速城市化情景下,都市邊緣地帶 是動態而不斷變化的,而房地產投機、城市規劃和基礎設施建設的政治經濟力量與越南人關於理想的城市應該是什麽樣的觀念之間也相互影響。本文顯示,胡志明市 邊緣地帶空間的不同部分應該被理解為”物資象徵性”的空間,空間的物質特徵、發展的政治經濟、以及空間被賦予的象徵意義等都在其中以一種辯證的方式相互重 組。就像象徵意義限定居民如何感知這些新興的空間一樣,這些空間同樣也改變了越南城市的象徵意義。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Becoming Urban: Rural-Urban Integration in Nanjing, Jiangsu Province
城市化:江蘇省南京的城鄉整合

Leslie Shieh

通過考察南京郊區農村的轉變,本文研究城市及其郊區的關係以及城鄉整合的政治基礎。本文追溯一個郊區的村子在過去半個世紀裏從 蔬菜生產合作社變為一個絕大部分城市化了的殘留農村居民點的轉變過程。這一轉變展示的是一個長久、漸進、尚未完成的城市化過程。”城市化”並不祗是轉向非 農業活動和改為城市戶口等可度量的變化,而是一個更複雜的過程。本文討論了變化中的國家城鄉關係政策、本土發展的壓力以及對農村資源的需求如何影響了這一 轉變。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Urban-rural integration” in the Earthquake Zone: Sichuan’s Post-Disaster Reconstruction and the Expansion of the Chengdu Metropole
地震區的”城鄉整合”:四川的災後重建和成都大都市的擴張

Daniel Abramson and Yu Qi

中國在都市邊緣地帶的規劃與發展上的最近舉措之一是追求”城鄉一體化”。這一經過了官方改造的規劃方式為正式地重新考慮發展實踐提供了可能性,但根深蒂固 的行政環境、土地與環境和發展方面的政策、規劃行業本身等都又限制了這些可能性。四川在2008年5月地震後所進行的災後重建努力形象地展示了這些侷限在 中國的狀況。地震區的居民之間的文化、環境、和經濟差別都非常巨大,而本地和國家領導人都頻繁地提到恢復重建工作為創新的和可持續性的發展提供了機會。但 重建投入的”巨變”本質,以及急速的以建築為主的恢復重建方式阻礙了規劃者考慮本土條件或其它的發展方式。雖然官方對地震的回應旨在沿著現存的軌跡推進城 市化,本土的地理、歷史和文化條件卻表述了它們自己的訴求——雖然通過的是非官方的方式。成都平原獨特的密集、廣布而興旺的農業區域對全國的城鄉關係話語 已經產生了影響。成都市區向狹窄的峽谷和龍門山地區少數民族聚居地的擴張為我們思考城市和鄉村的聯繫提出了未知的新挑戰。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Periurban Asia: A Commentary on “Becoming Urban”
都市邊緣的亞洲:評”城市化”

Michael Leaf

本文結合中國、越南以及亞洲其它地區所經歷的城市轉型問題對本特刊所刊載的文章進行述評,發現並考察了一些在這些文章中反復出 現的主題。這些主題包括:在遠郊城市化過程中體現出的國家與社會之間的矛盾;土地和城市發展中的市場關係擴張的影響;在對都市邊緣地帶進行城市化的分析中 持續存在的或傳統或現代的話語類別,以及都市邊緣地帶這一概念對於通常使用的城市和農村的概念在目前和今後會帶來什麽樣的影響等問題的思考。在對這些反復 出現的主題進行討論之前,本文首先反思了我們對術語的選擇極其對我們關於情況、事件或條件的理論理解可能產生的影響。本文特別討論了都市邊緣地帶城市化和 郊區城市化之間的區別,本文認為這兩者之間的區別更多地取決於使用該術語的人及其特定的語境,而非這些詞語特定的指示含義。

Back to Recent Issue Vol 84, No 3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