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89, No 2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by Li Guo

迎接2015年东盟,谁最有准备?:菲律宾企业的期望和有准备程度

Who’s Ready for ASEAN 2015? Firm Expectations and Prepa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Cesi Cruz,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 Canada
Prudenciano U. Gordoncillo,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ños, Philippines
Benjamin A.T. Graham,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Dornsife, Los Angeles, USA
Jeanette Angeline B. Madamba,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ños, Philippines
Jewel Joanna S. Cabardo,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Los Baños, Philippines

issue_images_89_2_ASEAN Philippines - PA supplied image - 2关键词:东盟;东盟经济共同体;企业;投资;外国直接投资。

新-新贸易理论就最可能受益于经济开放程度提高的企业类型做出了预测。本论文利用2015年东盟经济共同体成立的机会测试了哪些类型的企业对地区整合度提高持乐观态度并且有所准备。我们引入了在东盟经济共同体建立之前对在菲律宾开展业务的超过三百家以跨国公司为主的企业进行的一个原始调查的数据。我们发现企业在此之前是否接触该地区的其它经济体是预测企业乐观态度和有准备程度的一个强有力而且正向的指标。另一方面, 企业的能力(也就是其规模、盈利水平以及增长速度)能够有效预测企业的有准备程度, 但只能微弱预测企业的乐观态度。对于政策制定者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还发现企业对菲律宾政府最主要的诉求是更多的信息和沟通,甚至连能力很高的企业也提出这个诉求。我们的研究发现表明,尽管菲律宾政府做出了外展的努力,但是信息的缺乏仍然继续阻碍着企业充分利用地区整合新机遇的能力。


自治地区中依然存在的叛军暴力行为: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

Ongoing Rebel Violence in Autonomous Regions: Assam, Northeast India

Chris Wilson, University of Auckland, Auckland, New Zealand

关键词: 地区自治,叛乱,大规模屠杀,后冲突时期暴力,阿萨姆issue_images_89_2_Violence in India - PA supplied image

在研究准许地方自治以期终结叛乱的大量文献中,一个相关的重要问题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关注,即: 自治地区的其它少数民族族群身上发生了什么?自治的新安排可能会终止政府和游击队之间的暴力,但后者是不是仅仅将枪口调转对准了这个地区的其它族群群体?本论文初步弥补了文献中的这个不足,切近考察了印度东北阿萨姆西部获准取得自治地区地位的叛军实施的两次大型杀戮行动。为什么这些武装分子在经历十年内战并已经取得如此深远的政治和经济回报后还坚持暴力行为,甘愿将其勉力获得的成果置于危险境地?我提出,新自治地区针对其他少数族群社区的暴力行为在两个主要条件存在的前提下更可能发生。首先,接受自治的族群社区在新自治区属于少数族群;其次,只有一个武装派别取得了权力。


—专题—

导言:台湾、韩国及新加坡的 性别改革、选举配额和女性政治代表

Introduction: Gender Reforms, Electoral Quotas and Women’s Political Representation in Taiwan, South Korea and Singapore

issue_images_89_2_Tan_Intro_Gender_PoliticsNetina Tan, McMaster University, Hamilton, Canada

关键词: 性别配额,保留席位,选举体系,政党,候选人遴选,女性,东亚和东南亚。

过去二十年间,世界上有超过一百一十八个国家和政党引入了性别配额制度以保证女性得到政治代表。尽管性别配额和选举系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的研究领域,但很少有研究关注到东亚。为什么传统上男性主导的政党会进行性别改革?性别改革是否促进了妇女的政治代表和政治参与? 为解答这些疑问,本篇导论概述了台湾、韩国和新加坡这三个大体相似的个案所分别采用的选举规则、性别配额及候选人遴选方法及其不同结果。台湾和韩国引进了混合选举体系并立法规定候选人配额,以提高妇女在地方和国家立法机构的代表比例。新加坡拒绝对性别配额进行立法,但执政党在2009年主动实行了党内的配额制度。这些性别平等策略取得了缓慢而不均衡的效果。利用定性和定量方法以及调查和选举数据,本论文提出新的证据,表明选举体系和配额策略为何不会自动或是机械地产生效果;其效果取决于政党体系的制度化程度、选举竞争程度、法律执行力以及社会和文化中对待女性的一般态度等因素。


席位为谁保留?:性别配额对台湾选举的影响

Reserved for Whom? The Electoral Impact of Gender Quotas in Taiwanissue_images_89_2_SI - Gender and Office Taiwan

Chang-Ling Huang,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aipei, Taiwan

关键词:保留席位,性别配额,女权运动,选举体系,女性政治参与,地方选举。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起, 性别配额就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对性别配额的质疑之一是针对通过配额选出的女性的资格问题。 对法国平等选举法实践的一个现有研究表明,无论是跟非配额选举出的女性还是男性相比,配额选举出的女性都同样或更为胜任其议席。 不过,因为法国实行比例代表制选举,它的经验仅允许我们对配额选举的女性议员和与其对应的非配额获选议员的平均资格进行比较。台湾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已经开始为女性保留选举席位, 而在九十年代更是数次提高保留席位的数量。台湾选举实行单记非让渡投票制,这为考察配额当选女性的资格提供了更好的条件。本论文利用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中台湾三次地方选举的结果,直接比较了通过保留席位选出的女性跟被她们取而代之的男性议员的资格。研究结果表明,大多数通过保留席位选举出的女性议员跟其所取代的男性议员相比,不是资格相当就是更胜一筹。而且,增加保留议席或女性配额不仅提升女性的政治参与程度,而且增强了选举的政治竞争度。


韩国政党的性别配额和候选人遴选过程

Gender Quotas and Candidate Selection Processes in South Korean Political Parties

Hyunji Lee,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 Canada

Ki-young Shin, Ochanomizu University, Tokyo, Japan

Source: Korea Women's Political Solidarity

Source: Korea Women’s Political Solidarity

关键词: 性别配额,候选人遴选,恩庇-侍从主义,政党制度化,女性的政治代表,韩国。

韩国是立法在各级政府中实行候选人性别配额的少数几个东亚国家之一。然而迄今为止韩国性别配额的执行只能说是取得了部分成功,因为该国混合制选举体制下实行一党多数选举制的选举部分中,政党并不遵守配额法的规定。为解释这一违背法律的现象,本论文考察了韩国政党组织和候选人遴选实践是如何颠覆了配额制的实施的。更具体来说,我们使用了拉哈特和哈赞的理论框架,将候选人遴选过程分解为四个领域: 遴选人、候选资格、集中化,以及选举还是指定,并考察了在最近三次选举中韩国两大主要政党是如何选出它们的候选人的。据此,我们表明在韩国制度化不足的政党中,政党组织被个人性格好恶所左右,配额规定的执行轻易会屈从于政党领袖的恩庇-侍从性的动机。尽管政党的集中化和排他性的候选人遴选过程赋予政党领袖在执行性别配额上极大的便利,然而在领袖个人人格至高无上的政党中,政党领袖极少会将改进候选人之间的性别平衡当作优先考量的目标。我们认为这是性别配额在韩国未发挥有效作用的原因。


新加坡缘何实行性别改革?:政党实用主义和选举激励

Why Are Gender Reforms Adopted in Singapore? Party Pragmatism and Electoral Incentives

Netina Tan, McMaster University, Hamilton, Canadaissue_images_89_2_Tan_Women Politicians Singapore

关键词:性别改革, 政党实用主义, 相对多数政党全额连记,多议席选区,族群配额,人民行动党,新加坡。 

女性在新加坡当选政治家中的比例从1984年的3.8%上升到2015年大选后的22.5%。长期排斥女性的新加坡为什么会进行性别改革,而这些改革又是怎样导致更多女性占据政治职位的? 本论文表明,不同于韩国或台湾,驱动新加坡性别改革的是政党实用主义,而非性别平等规范的国际扩散、女权主义者游说或是竞争党派实施压力等因素。本文提出,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出于维护具有说服力的统治地位的战略和选举考量而采取了一百八十度的政策大转弯,在最近的三次选举中平均每次提名了17.6%的女性候选人。类似于该党在1959年大选中为获取女性选民选票而采取的做法,在新千年中人民行动党不得不改变其父权制和保守的形象来取悦更年轻更有进步性的选民。此外,新加坡选举制度采用的是基于相对多数政党全额连记体系的多议席选区制, 这使得将妇女列入政党候选人名单而使其多样化更为简单易行。然而,尽管选举政治中存在着这些有利于女性代表的策略性和选举性的动机,性别鸿沟依然巨大。本文利用一系列民意数据,阐释了传统的性别刻板印象、带有偏见的社会规范以及不平等的家庭责任分配为什么会依然阻碍着妇女的全面政治参与。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