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Abstracts – 摘要 – Vol 90, No 4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by Li Guo

乐趣之国?新加坡排他性的赌场都市主义和它的生物—政治边界

The State of Fun? Exclusive Casino Urbanism and Its Biopolitical Borders in Singapore

Juan Zhang,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Queensland, Australia

Brenda S.A. Yeoh,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Kent Ridge, Singapore

关键词:赌场,乐趣,规训,都市主义,生物—政治边界,新加坡。

Abstract

本论文检视了新加坡赌场都市主义的排斥性政治,特别关注了这种特殊类型的都市主义是怎样通过对乐趣和闲暇的不均等的消费,再造出规训制度。新加坡将自己打造为世界级“乐趣之国”的愿景是与在能享受闲暇的全球公民和被排除在闲暇生活之外的他者,特别是工人阶级和那些被认定有风险或是缺少自控能力和责任感的公民之间日益复杂细致的设立边界的方法相伴而生的。演进中的生物—政治边界与新加坡环赌场空间设立的边界是重合的,以确保新加坡赌场都市主义中少数富人排他性的闲暇消费。通过赌场, 种种乐趣制度将社会排斥加以正常化, 将规训式的控制道德化,并为在国家资本机器运作下的新兴的全球性消费者赋予了合法性。本文提出,排他性的赌场都市主义对于平等、可供尽可能多的人使用性以及都市生活参与等问题上都产生了更为深远的社会和政治影响。


赌上未来:老挝的赌场飞地、发展和减贫

Gambling on the Future: Casino Enclaves, Development, and Poverty Alleviation in Laos

Kearrin Sims, James Cook University, Cairns, Australia

关键词: 老挝,赌场,驱逐,中国旅游业,特别经济区,大湄公河次区域

Abstract

随着澳门和新加坡赌场创造出惊人财富,东南亚各国政府和非国家行动者纷纷效仿,以开发赌博场馆作为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和刺激国家发展的一种手段。然而,不论是在这里还是别处,赌场都因其与不道德的行为、问题赌博、腐败及有组织犯罪的关联而受到严厉批评。我在本文中就两个研究问题主要关注了老挝北部的两个赌场。 首先, 赌场为什么会在亚洲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国家的偏远边境地区设立?在此我讨论了金三角地区的不道德经济、多方力量试图加强东南亚大陆内的跨国联系的强烈意图、加强老挝与中国间政治经济关系,以及老挝政府尝试利用外国投资作为一种提高边境地区治理能力的机制的努力等问题。随后,我批判性地分析了赌场是怎样、用哪些方式以及为谁而给老挝带来了发展。在此,我具体关注了赌场对本地社区的生活和民生的多样化的影响,提出赌场的发展是受到驱除的逻辑以及新的掠食性形构的创建的影响的。为支持此论点,本文利用了2011年到2015年间对两个赌场实地的四次田野考察访问、书面研究以及对当地居民、赌场员工和老挝政府人员的访谈。


 

 

a place of mind,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Faculty of Arts
Buchanan A20
1866 Main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1, Canada
Tel: 604-822-3828
Pacific Affairs
#376-1855 West Mall,
Vancouver, BC, V6T 1Z2, Canada
Tel: 604-822-6508
Fax: 604-822-9452
Email:

Emergency Procedures | Accessibility | Contact UBC  | © Copyright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